佛為什麼要特開淨土法門?

1、是誰建立了淨土法門,欲令眾生能帶業往生?

兩土世尊之所建立。蓋欲眾生,即於現生出生死苦,證真常樂。

然此法門,兩土世尊之所建立。釋迦在娑婆,詳示淨土,遣其歸去。彌陀在極樂,待彼臨終,接其歸來。蓋欲眾生,即於現生出生死苦,證真常樂。其哀憐保護之心,窮劫難宣。(《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》卷十一第787頁 靈岩山篤修淨土道場啟建大殿記)

須知吾人自無始以來,所作惡業,無量無邊。《華嚴經》謂:「假使惡業有體相者,十方虛空,不能容受。」豈泛泛悠悠之修持,便可消盡也?所以釋迦、彌陀兩土教主,痛念眾生無力斷惑,特開一仗佛慈力,帶業往生之法門。其宏慈大悲,雖天地父母,不能喻其恆河沙分之一。

(《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》卷一第46頁 復鄧伯誠居士書一)

 

2、佛為什麼要特開淨土法門?

吾人以煩惱惑業,無力斷除。釋迦、彌陀真慈大悲,特開一信願念佛法門,令其仗佛慈力,橫超三界。俾上中下根,同得往生西方。

吾人一念心性,直下與釋迦、彌陀,無二無別。而釋迦、彌陀已成佛道於塵點劫前。又複數數示生,數數示滅,以行化導,欲令吾人,繼其芳蹤。而吾人以煩惱惑業,無力斷除,直至今日,尚在生死輪迴中,頭出頭沒,渺不知其何所底止。縱令往劫曾聞佛法,依教修行,但以自力劣弱,不能斷惑,依舊常沉溺於生死苦海中,莫之能出。靜言思之,能不愧死?釋迦、彌陀,有鑒於此,特開一信願念佛法門,令其仗義佛慈力,橫超三界。俾上中下根,同得往生西方。可謂真慈大悲,至極無加矣!其教起因緣,修持法則,具見於凈土三經。(《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》卷五第965頁 阿彌陀經直解序)

 

3、佛從何時開始講淨土法門?

肇始實在華嚴。華嚴明一生成佛之法,而歸宗於求生凈土。是知淨土一法,乃十方三世一切諸佛,上成佛道,下化眾生,成始成終之無上大法也。

淨土法門,其大無外,三根普被,利鈍全收。九界眾生,舍此則上無以圓成佛道;十方諸佛,離此則下無以普度群萌。一切法門,無不從此法界流;一切行門,無不還歸此法界。若論大機所見,肇始實在華嚴。以善財遍參知識,末後於普賢座下,蒙其威神加被,所證者與普賢等,與諸佛等,是為等覺菩薩。普賢乃以十大願王,勸進善財,及與華藏海眾四十一位法身大士,回嚮往生西方極樂世界,以期圓滿佛果,而為華嚴一經歸宗結頂之法。然則華嚴明一生成佛之法,而歸宗於求生凈土。是知凈土一法,乃十方三世一切諸佛,上成佛道,下化眾生,成始成終之無上大法也。此殆大機所見,二乘尚不見聞,況具縛凡夫乎。(《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》卷十第530頁 凈土五經重刊序)

 

4、古今知識,為什麼極力宏揚淨土法門?

時當末法,人根陋劣,匪仗如來宏誓願力,其誰能斷煩惑以出生死,見本性而證無生乎?唯以真信切願,持佛名號,求生西方,最為合機。以故古今知識,極力宏揚此法,以期上報佛恩,下度同倫也。

藥無貴賤,愈病者良;法無淺深,合機者妙。時當末法,人根陋劣,匪仗如來宏誓願力,其誰能斷煩惑以出生死,見本性而證無生乎?譬如病入膏肓,雖和緩亦無從措手。然肯服此阿伽陀萬病總持之藥,則所謂斷煩惑以出生死,見本性而證無生者,固人人皆可親得,而了無所難焉。何也?以其以真信切願,持佛名號,求生西方,決於臨終蒙佛接引,即獲往生也。既往生已,長時親炙彌陀,參隨海眾,尚當圓滿菩提,徹證究竟涅槃,況所謂斷煩惑以出生死,見本性而證無生乎?是知當此時節,唯此一法,最為合機。若舍此仗佛力之法門,而修仗自力之法門,勿道中下根人,莫由冀望,縱令上根,亦斷難以一生成辦,多皆但種來因,難得實益。以故古今知識,極力宏揚此法,以期上報佛恩,下度同倫也。(《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》卷十第562頁 凈土輯要序)

 

5、為什麼念佛求生西方叫做橫超法門?

古人說,余門學道,如蟻子上於高山,念佛往生,似風帆揚於順水。不斷煩惱,一生成辦,直捷簡易,名曰橫超。

為什麼念佛求生西方,叫做橫超法門?古人有個譬喻,拿來解釋。就把我們具足惑業的凡夫,比做一條蟲,生在一根竹里最下的一節。這根竹子,就比做三界。這個蟲子要想出來,只有兩個法子,一個是豎出的,一個是橫超的。豎出的,是自下至上,一節一節的次第咬破,等到最上的一節破了,才能夠出來。這是比修別的法門,定要斷盡見思煩惱,才能出三界的。見惑有八十八使,思惑有八十一品,這許多的品數,就比做一根竹子的節數。那蟲向上直鑽出來,就叫做豎出。例如一個斷見惑的初果聖人,要經過七生天上,七生人間的長久時劫修習,才能證阿羅漢,了生死。二果,亦要一生天上,一反人間,才能證四果。三果欲界思惑已盡,還要在五不還天,漸次修習,才能斷盡思惑證四果。這才算是出三界的無學聖人。如果是鈍根的三果,還要生到四空天,從空無邊處天,以至非非想處天,才能證四果。這豎出的法子,是如此艱難久遠的。橫超的,就是這條蟲子,不向上面一節一節咬,只向旁邊橫咬一孔,便能出來。這樣的法子,比那豎出的,是省事得多了。念佛的人,亦復如是。

雖沒把見思煩惱斷除,但能具足信願行的淨土三資糧,臨終就能感動阿彌陀佛來接引他生到極樂世界去到了這個清淨國土,見思煩惱,不斷而自斷了。何以故?以淨土境勝緣強,無令人生煩惱的境緣故。如此便得三不退,一直到破塵沙、無明,成就無上菩提,何等直捷簡易的事。所以古人說,余門學道,如蟻子上於高山,念佛往生,似風帆揚於順水。(《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》卷二十第1652頁 由上海回至靈岩開示法語)

 

6、豎出和橫超有什麼不同?

豎出,唯仗自力,修者縱有億億,出者難得一二。橫超,但依生信發願,念佛名號,求生西方,兼以敦篤倫常,恪盡已分,諸惡莫作,眾善奉行,則萬不漏一,咸得往生。若論豎出,非力修戒定慧道,斷盡煩惑不可。倘煩惑稍有未盡,則三界依舊莫出。況末世眾生,善根淺薄,壽命短促,修者縱有億億,出者難得一二。以其唯仗自力,是故難得實益。若論橫超,但依凈土法門,生信發願,念佛名號,求生西方。兼以敦篤倫常,恪盡已分,諸惡莫作,眾善奉行,則萬不漏一,咸得往生。既往生已,則了生脫死,超凡入聖,永離眾苦,但受諸樂矣。功夫成熟者,固登上品,臨終方念者,亦預末流。此則全仗佛力,其利益與唯仗自力者,天淵懸殊。(《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》卷六第1078頁 橫超蓮社緣起序)

 

7、為什麼以橫超法作豎出用,得益淺而受損深?

真修淨土人,用不得禪家開示。未斷惑業,欲了生死,則夢也夢不著。

淨土法門,以信願行三法為宗。有信願,無論行之多少淺深,皆得往生;無信願,即到能所兩忘、根塵迥脫之地步,亦難往生。以真證到能所兩忘、根塵迥脫之實理,便可自力了生死,則不必論。若但有工夫見此理,尚未實證,若無信願,亦難往生。禪家說淨土,仍歸於禪宗,去信願說,果能依之而做,亦可開悟。而未斷惑業,欲了生死,則夢也夢不而著。以凡夫往生,由信願感佛,故能仗佛慈力,帶業往生。今既不生信願,又將佛一一說歸自心,何由感佛?感應不符,則生自生、佛自佛,以橫超法,作豎出用,其得益淺而受損深,不可不知。得益者,依彼所說,亦能開悟;受損者,既去信願,則無由仗佛慈力。吾故曰,真修淨土人,用不得禪家開示,以法門宗旨不同故,祈為慧察。如不以為然,請求之大通家,庶可契汝心志矣,光固不執著也。(《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》卷三第555頁 復何慧昭居士書)

 

末法眾生為什麼必須念佛呢?請看印光大師如何開示:

■「教理行果,乃佛法之綱宗。憶佛念佛,實得道之捷徑。在昔之時,隨修一法,而四者皆備。即今之世,若舍淨土,則果證全無,良以去聖時遙,人根陋劣。匪仗佛力,決難解脫。夫所謂淨土法門者。以其普攝上中下根。高超律教禪宗,實諸佛徹底之悲心,示眾生本具之體性。匯三乘五性,同歸凈域。導上聖下凡,共證真常。九界眾生離此法,上不能圓成佛道。十方諸佛舍此法,下不能普利群生。所以往聖前賢,人人趣向。千經萬論,處處指歸。自華嚴導歸之後,盡十方世界海諸大菩薩,無一不求生凈土。由祗園演說以來,凡西天東土中一切著述,末後皆結歸蓮邦。」(增廣文鈔卷一﹤與大興善寺體安和尚書﹥)

 

■「如來一代所說法門,無量無邊。求其最直捷者,莫過於參禪。儻系上根,一聞千悟,得大總持,然此尚是悟,不是證。能真大徹大悟,明心見性者,末世實不多見。其他多多皆是錯認消息。其所云悟,多是錯誤,少有真悟。即是真悟,去了生死,尚大遠在。以雖得開悟,而歷劫以來之煩惱習氣,須以種種方便對治,令其淨盡無餘,則可了生脫死,超凡入聖。儻煩惱已斷若干,猶有絲毫未盡,則生死依舊莫出。若只當做識得自心就是道,此外便無所修持,則其誤非小。以識得,而無煩惱可得,則可謂得道,此人已將生死根本斬斷,故能了生脫死。若識得,而煩惱未斷,何能了生脫死耶。此人雖比不識得者高超,然生死不了,再一受生,或反迷昧,則可怕之至,此謂真開悟者。其以誤為悟者,更不須說矣。良以參禪一法,乃仗自力法門,故比念佛法門之利益,奚啻天淵懸殊。念佛法門,乃如來一代法門中之特別法門。三根普被,利鈍全收。上上根如文殊、普賢、之大菩薩,不能超出其外。下下根如五逆、十惡、之大罪人,亦可預入其中但具真信、切願,皆可仗佛慈力,帶業往生。若或已得三昧,及已斷煩惱者,則一得往生,即入大菩薩位。一切法門,皆從此法門流出,一切法門,悉皆還歸此法門。(謂往生西方,以期圓滿佛果也。)似淺而深不可測,似小而大無不包。十方三世一切諸佛,上成佛道,下化眾生,無不資此以為成始成終之道。恐居士未遇真知凈土之人,或視為淺近,而專致力於明心見性之禪,謂其能識得自心,即算了手,故不禁絡索一上也。光言不足為憑,請詳閱凈土十要,凈土聖賢錄,並光之文鈔,當不以光為謬妄也。若真知佛力、自力、之優劣,則斷不至猶執著於唯究自心,謂識得即是道,而不須念佛求生西方也。古人如圓觀,知過去未來,尚不能了。五祖戒、草堂清、所悟之禪,今人何能仿佛,而且又復受生。是知凡夫決定要修佛所開示之特別法門,則無論何等根性,均可了生脫死,以仗佛力故也。若仗自力,恐夢也夢不署,不知居士肯信此說乎。」(文鈔續編卷下﹤致阮和卿居士書﹥)

 

■「博地凡夫障深慧淺,善根微薄,壽命短促,欲仗自力豎出三界,譬如沙子一粒,入水即沈。若以數萬斤大石裝於船中,石雖重大,因有船載,可以不沈。可見自力佛力之難易。念佛法門,全仗佛力。欲了生死,即須念佛。橫超三界,接引往生。」(文鈔三編卷一﹤復周志誠居士書二﹥)

印光大師所述念佛人的誤區

一、修淨土者應當修學的經典:

《印光大師文鈔》中摘錄淨土行人當學習經典如下:

1、淨土五經:《阿彌陀佛經》、《無量壽經》、《觀無量壽經》、《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》、《普賢行願品》。

2、 《淨土十要》、《印光大師文鈔全集》新版共六本、《安士全書》、《太上感應篇》、《俞淨意公遇灶神記》、《陰騭文》、《壽康寶鑒》、《臨終須知》、《龍舒淨土文》、《藕益大師彌陀要解》、《蓮池大師西方發願文》、《法苑珠林》、《淨土聖賢錄》及其他淨宗祖師語錄等!

二、修淨土者應如何對待經教、參禪和修密?

 

A:禪律密淨皆是了生死之大法,然末世眾生分上論,則非修淨土法門,決難現生了脫。以余法門皆仗自力,淨土法門,兼仗佛力,佛力自力奚啻天淵懸殊。不知此義,妄效大力量人之修法,殊難得真實益。西方極樂世界為一切上聖下凡,修佛道者之歸宿處也。華嚴經普賢行願品,盡華藏世界海諸法身大士,以十大願王功德,回嚮往生西方極樂世界,以期圓滿佛果,況末世眾生,根機陋劣者乎!

B:禪宗功夫,雖到大徹大悟地位,以煩惑未斷,猶不能即生了脫!

C:密宗雖雲可以成佛,然能成者,決非博地凡夫之事,凡夫妄生此想,則著魔發狂者,十有八九也。是以必須專志於念佛一門,為千穩萬當之無上第一法則也!

D:當今之世,縱是已成正覺之古佛示現,決不另於敦倫盡分及注重淨土法門外,別有所提倡也。使達摩大師現於此時,亦當以仗佛力法門而為訓導。時節因緣,實為根本。違悖時節因緣,亦如冬葛夏裘,饑飲渴食,非為無益,而又害之!

E:但能通達經論,悟明心性,而煩惑未斷,依舊輪迴!

G:「末世凡夫,欲證聖果,不依淨土,皆屬狂妄」!

F:佛法浩瀚,博地凡夫欲於現生了生脫死者,除信願念佛求生西方外,別無有能滿其所願者。世有多少聰明特達之士,專以研究大乘經論為志事,而於此最簡便最圓頓之法,反淺近視之,而不肯修。蓋其平素注意深妙之理性,而不詳思佛力之叵測,以故棄佛力仗自力。自負為大通家, 罕得其實。反遜愚夫愚婦無知無識者橫超三界,高登九蓮,至自己仍在生死苦海中沉淪莫出,豈不大可衰哉。此世間學佛者大多數之通病。若學此學彼,縱將三藏十二部讀得爛熟,仍於生死無關!淨土一法,下手易而成功高,用力少而成效速。若欲即生了辦,舍此未由。末世眾生,根機淺薄,欲於教義禪宗,得真利益,甚難甚難。唯淨土法門,方可依怙!

 

G:菩薩大士,於千百年前,早已為吾遍研藏教,特地揀出此不斷惑業,得預補處,即此一生,定出樊籠,至圓至頓,至簡至易,統攝禪教律而高出禪教律,即淺即深,即權即實,殊特超越天然妙法也。

H:淨土法門,決無口傳心授之事,任人於經教著述中自行領會,無不得者

I:博地凡夫障深慧淺,善根微薄,壽命短促,欲仗自力豎出三界,譬如沙子一粒,入水即沉。若以數萬斤大石裝於船中,石雖重大,因有船載,可以不沉,可見自力佛力難易!

J:以禪為淨,以淨為禪。俾念佛者不致力於信願,而致力於參究,縱有所悟,由無信願,不能仗佛力往生西方,由未斷惑,不能仗自力了生脫死;

K:古德多皆主持名,以下手易,而成功高也。淨土法門,若果信得及,守得定,隨已所樂,諸大乘經論,皆當讀誦。倘此道尚未究明,一涉博覽,或恐舍此取彼。則欲了生死,難之又難矣!

L:有謂光禁人讀大乘經者,此乃不知利害,妄充通家之所說耳!若不先將淨土法門之所以,徹底明瞭,其於種善根,明教理,則或有之,於即生了生脫死,或恐無有希望。以注重讀誦研究,以期開悟而自證。不複以信願念佛,求生西方為事也,不知凡夫具足惑業,欲仗自力,於現生中了生脫死,甚難甚於登天!

M:末世眾生,欲了生死,非仗佛力,決難如願。至於各宗法門,俱應研究。而智識淺鮮,世務紛繁之人,何能兼顧。欲學余宗,必須淨土已得大通,了無疑惑,方可。若淨宗不通,一學余宗,稍有所得,便將淨土置之度外。將來所得之益,只可作將來得度之因,決不能即生便出生死也!今之學佛者,多半皆屬好高務勝,欲於大眾前作大通家,並非為了生死而學佛也

 

三、如何念佛?

 

A:念佛人忌靜坐時切不可掐珠,掐珠則神不能定,久則受病,臥時亦然!念佛人忌臥倒姿勢出聲念佛,傷氣;

B:念佛人宜小聲念念,默念念,忌不可一味大聲著力念,否則必致受病;

C:聚道友念,宜分三班,一班出聲繞念,兩班靜坐密念,如此成天念,不至過勞。若一同出聲念,久則過勞,或致受病;

D:念佛須聲音高低適中,緩急合宜,若高聲如趕賊之猛烈,始則心火上炎,或至吐血,以成不治之病;

E:念佛人當善調身心,心遠離妄念,身得閒暇無病,方可辦道;

F:念佛忌夾雜:舉其正夾雜者如求大徹大悟,得大總持等!舉其邪夾雜者如念佛外又研究外道雜藉修外道法!不夾雜定義除信願行外不起他念非份之求(非指除念佛外不起他念)除念佛外朝暮向佛必鬚髮願!平生絕無信願者臨終決定難仗佛力;

G:善導大師示「專修」與「雜修」。專修指:1、身業專禮(凡圍繞及一切處身不放逸皆是)2、口業專稱(凡誦經咒能至心回向,亦可名專稱) 3、意業專念。雜修謂兼修種種法門,回嚮往生,以心不存一,顧難得益,則百中希得一二,千中希得三四往生!

H:善導令人一心持名,莫修雜業者,恐中下人以業雜至心難歸一,故示其專修也;永明令人萬善齊修回向淨土者,恐上根人行墮一偏,至福慧不能稱性圓滿,故示其圓修也。

I:若是精修梵行,禪定力深,則往生品位更高,見佛聞法最速!即大徹大悟,斷惑證真之人,亦須回嚮往生,以期圓證法身,速成佛果!

J:淨土修行之法:1、退可閉關專修!2、中可世間隨緣念佛!3、進可一門深入,並萬善圓修,均可!

K:念佛人忌去不淨之地,如廁所、浴池等場所出聲念佛,當默念為益。

L:念佛人忌涉獵外道典籍,修持外道之法煉丹運氣及扶乩等法。

M:念佛宜念六字,或先念六字,至將畢則念四字。始終念四字頗不宜,以南無二字,即皈依、恭敬、頂禮、度我等義,人每圖快圖多,故多有念四字者。常聞有人主張專修之益,只令人念四字,發願禮佛,皆云不必,則完全一門外漢。只知自己做功夫,不知求佛慈悲力。出聲念,可念六字。心中默念,可念四字!因默念,字多難念,宜念四字,單念四字較易成片!唯刻七打七,可以專持一句佛號!

N:念觀音發願求生西方,亦可滿願,以彌陀、觀音同一度生之事,非有二義也;

O:念佛宜六字。四字亦可。如初念則六字。念至半,或將止,則念四字。若始終不念南無,便為慢易。(文鈔三編卷二複卓智立居士書四)

P:念佛法器,唯用引磬,其他一切,概不宜用。引磬聲清,聽之令人心地清淨,木魚聲濁,故不宜用於臨終助念。又宜念四字佛號。初起時,念幾句六字。以後專念阿彌陀佛四字,不念南無,以字少易念。病人或隨之念,或攝心聽,皆省心力。(文鈔續編卷下臨終三大要)

Q:人生在世,皆不能免疾病死亡之苦。當此等苦事發現之時,唯有放下萬緣,一心念南無阿彌陀佛。若氣促,則只念阿彌陀佛四字。一心求佛慈悲,接引你往生西方。(文鈔續編卷下示華權師病中法語)

R:睡時當默念,不宜出聲。宜只念阿彌陀佛四字,以免字多難念。若衣冠不整齊,或洗澡、抽解、或至不潔淨處,均須默念。默念功德一樣,出聲於儀式不合。(《文鈔續編卷上》一函遍複)

 

四、持名念佛與觀像、觀想念佛:

 

A:觀像觀想,唯心地法門明白之人則可,否則或致起諸魔事,持名念佛,加以攝耳諦聽最為穩當

B:觀想一法,非理路明白,觀境熟悉,無躁妄欲速之心,有鎮定不移之志者,修之則損多益少!

C:古德謂:境細心粗,觀難成就,或起魔事。非謂絕不許人修觀。亦非謂修觀通皆著魔也;

 

五、念佛與持咒、誦經:

 

A:凡修行人,必須以念佛為正行,以持咒誦經,及作種種利益事為助行,正助合行,則如順水揚帆,在此生死苦海,速得入於薩婆若海

 

B:(對密宗持咒的開示)竊以借此可以消除罪業,切不可妄求神通。持咒人不明教理,不重戒行,只想得神通。由此心勇猛故,必將累劫多生怨業現前,容易著魔。倘以此心為消除罪障,助長修持,仍須念佛,或有好境!

C:念佛之人,亦非不可持咒,但須主助分明,則助亦歸主,若泛泛然無所分別,一目視之,則主亦非主矣。准提大悲,豈有優劣,心若至誠,法法皆靈,心不至誠,法法不靈!

D:持咒一法可用助行,不可持咒為正行,念佛為助行。夫持咒一法雖不思議,而凡夫往生,全在信願真切與彌陀大願感應道交而蒙接引耳。持咒誦經,以之植福慧,消罪業,尚可矣!

E:修行用功,固宜專精,然凡夫妄想紛飛,若不加經咒之助, 或致悠忽懈怠,倘能如喪考妣,如救頭燃之痛切,則於一行三昧,實為最善。若以悠忽當之,久則懈惰放廢,故不如兼持經咒為有把握;

F:能專念佛,不持咒,則可。若專念佛,破持咒則不可(?)。況往生咒,系淨土法門之助行乎!

G:修持非釘樁搖櫓之行,須活潑潑地,雖死心念佛,稍帶翻閱經論,亦非不可。但以主行,作稍帶,則成無所依倚之修持矣(若年近半百,不可研經,只可死心念佛,以祈往生。)宜分做幾期,某時研究,某時持誦。研究不得逾限。否則研究覺得有滋味,便成天研究。不但有妨念佛,或恐用心過度,因茲受傷。所謂:「翻嫌易簡卻求難,弄巧成拙深可憐」!

 

六、念佛人的種種誤區和魔境:

 

A:未得一心前,斷斷不可萌見佛及求感通之念,能得一心,則心與道合,心與佛合,欲見即頓見,不見亦了無所礙,倘急欲見佛,心念紛飛,欲見佛之念,固結胸襟,便成修行大病,久之則多生怨家(師姐注:怨家指冤親債主),乘此躁妄情想,現作佛身,企報宿怨,自心無正見,便會著魔發狂。故見佛當順其自然,不可急切求見佛;譬如磨鏡,塵垢若盡,決定光明呈露,照天照地,若不致力於磨,而但望發光,全體垢穢,若有光生,乃屬妖光,非鏡當也。

B:淨業行人,所見聖境,不可向他人亂說,否則說之後便永不能得此勝境界,此修行人第一大關!除向善知識求作證明者除外!(師姐注:此處指不得炫耀,如果自己拿不准,為了求證或說明某個相關問題而向善知識求教或與之討論是可以的),或見一切聖境,即不可生歡喜貪著心,又不可生恐怖驚疑!不宜常欲見像!凡所有相皆是虛妄,不作聖心,名善境界,若作聖解,即受群邪!

C:修淨業人,以真信切願為本,能念到一心不亂則甚好,切不可存未得一心不亂,便不能生之心,若常存此想,得則可。不得,則由常存不得生之心,便與佛不相應矣!

D:但當盡敬盡誠求速生,不當刻期定欲即生,否則易入魔境,但將決定刻期之心,改作唯願速往之心,則無魔事!

E:不可妄說勝境界,犯大妄語戒,墮阿鼻地獄,除求知識證明外但不得說。若以躁妄心,冀勝境界,易著魔!

F:心地清淨,聖境現前,乃得我固有,何可如貧兒拾金,作極喜顛狀,即有此狀,完全是凡情氣概,若不省察,難免著魔!

G:念佛極願寂靜,頗不合宜,當靜鬧一如,在靜亦不怕有鬧來,我心仍靜,而不生憎惡,則無驚厭魔事發生,若不速改,後當發狂!

H:修行有好境界者:或夢到西方,或面見彌陀,或見蓮花,或聞到香氣,不執著則為好境界,為淨業成就之驗相

 

七、佛現前時應如何驗證真偽?

 

A:佛光雖極明耀,而不耀眼,若光或耀眼,便非真佛。

B:佛現以「凡所有相,皆是虛妄」之理勘,則愈顯,魔現以此理勘則便隱,此勘驗真偽之大冶洪爐也; (註:如果見到聖境後持無所謂、不關注、可有可無、不執著、不追求、不分別的態度,境界反倒更清楚了,就是真聖境,如果持此心態後境界消失了,那麼之前的境界就是魔境)。

 

八、念佛人忌不重視「臨終助念」

 

A:開示亡者,一心念佛,勿作留戀掛礙!

B:令家屬輪流為亡者念佛(一人念半小時輪流念)!

C:去世之時能自行澡浴換衣則甚好,不能換衣則不必換,切不可搬來搬去令亡者生嗔心不安定!

D:念至斷氣後再念三小時!

E:僵硬處以熱水熱敷!

F:最忌者,未死先哭,令彼生悲戀心,便難往生。

G:死後,只可念佛切勿做水陸、念經、拜懺,以此等事,皆是做場面耳,虛張聲勢,殊少實益!

H:又喪中一概不可用酒肉!

I:又將亡人面向西方,面前供一尊接引佛,作隨佛往生想!

J:凡臨終人,神識錯亂,若服大悲水,可令神識清明!

K:念經、念佛皆可超度亡人,但念佛可無間斷,念經則不能,如念佛不間斷,又念經比念佛吃力,是以光每勸人念佛;

L:往生四種瑞相:1、面色光澤;2、屍體柔軟;3、面帶笑容;4、頂熱炙手。

 

九、念佛人往生時忌犯的三種過患:

 

A: 不依佛教,口說往生,心戀塵境;忌求人天福報;(註:臨終一念極其重要,宋朝國賊秦檜本是雁蕩山的大修行人,只因臨終一念求人天福報(眷戀紅塵)而轉世為人,因其前世修了大福報,所以做了宰相,這一世他貪求富貴和權利而忘記了修行,因而最終墮落,落得千古罵名和七世為豬的下場。修行人中類似的例子還有很多。佛法講究福慧雙修,沒有福報的人有病苦災禍、萬事不順,也因沒有法緣而無法修菩薩道度眾生,因此菩薩成佛之前要修100劫的福報。但是我們不能貪求福報,或者把修福報當作終極目標,我們修行的目標是要脫離六道了生死,要往生極樂世界。如果貪求福報就無法脫離六道輪迴,就會錯過百千萬劫難遭遇的一生了脫生死、往生極樂的殊勝機緣。)

B:或常行不孝不慈,不忠不義等事,心於佛背所致,過在自己,非佛不慈悲也;

D:不教眷屬念佛,並不預說助念之利益。及瞎張羅,預先抹澡,換衣,問事,哭泣等禍害。及至臨終,眷屬不為不助念,反為破壞正念,功敗垂成,事依俗見,令亡人沉生死苦海。

 

十、念佛明理和研究經典的切要:

 

A:念佛之人先要識得淨土法門之所以,然後遍閱經論,皆足以為發明淨土之義,與切修淨土之行。若不知淨土之所以然,則一經研究經教,便以經教之義理為高深,以淨土之義理為淺近。而正助倒量,決難現生即了生死,預會於諸上善人也!

B:如妄欲作大通家,將淨土法門視作等閒,隨各宗善知識學宗教密等法門,大通家或可作到一二層,而欲靠此一知半解,想了生死,則夢也夢不著

C:(經教研究)宜分做幾期,某時研究,某時持誦。研究不得逾限。否則研究覺得有滋味,便成天研究。不但有妨念佛,或恐用心過度,因茲受傷。所謂:「翻嫌易簡卻求難,弄巧成拙深可憐」!

 

十一、其他注意事項:

A 如同菩薩在生死中度脫眾生,此須自己是菩薩始得。若自己尚是凡夫,便欲擔任此事,不但不能度人,且不能自度。世間多少善知識,皆受此病,尚謂之為有大菩提心。須知此心先求往生則有益,以此不求往生,須是菩薩則可,否則為害不淺!是以欲求往生,當放下此世間。並放下過分之狂妄心,此過份之狂妄心,真修行者之一大障礙,不可不知!

B 佛菩薩像印念珠上或香盒上或骨灰盒上或衣服上皆不可買!印度香不可燒,乃以麝香添入香,令人頭昏!

 

(註:以上所有法要皆摘自新版《印光大師文鈔全集》共六

善導大師勸念佛偈

漸漸雞皮鶴髮,看看行步龍鍾,假饒金玉滿堂,難免衰殘老病;

任汝千般快樂,無常終是到來,唯有徑路修行,但念阿彌陀佛!

 

不忙歌

知君本不忙,偏說不得閑。二十四小時,八時床上眠;

三餐費三時,又用茶和煙,梳洗大小便,總費一時間;

出門去應酬,回家對妻談,至少兩小時,還怕有糾纏;

身倦思午睡,二時睡不完,共花十六時,空過大半天。

所剩八時內,未必事真繁,念佛半小時,反說多耽延。

且看古來人,幾個七十年?莫把生死苦,撇在腦後邊,

真正自己事,要緊萬萬千,勸君發猛省,速種九品蓮!

 

憨山大師費閒歌

講道容易體道難,雜念不除總是閒,世事塵勞常罣礙,深山靜坐也徒然。

出家容易守規難,信願全無總是閒,淨戒不持空費力,縱然落髮也徒然。

修行容易遇師難,不遇明師總是閒,自作聰明空費力,盲修瞎鍊也徒然。

染塵容易出塵難,不斷塵勞總是閒,情性攀緣空費力,不成道果也徒然。

聽聞容易實心難,侮慢師尊總是閒,自大貢高空費力,聰明蓋世也徒然。

學道容易悟道難,不下工夫總是閒,能信不行空費力,空空論說也徒然。

閉關容易守關難,不肯修行總是閒,身在關中心在外,千年不出也徒然。

念佛容易信心難,心口不一總是閒,口念彌陀心散亂,喉嚨喊破也徒然。

拜佛容易敬心難,意不虔誠總是閒,五體虛懸空費力,骷髏磕破也徒然。

誦經容易解經難,口誦不解總是閒,能解不依空費力,日誦萬卷也徒然。

 

憨山大師勸世文

紅塵白浪兩茫茫,忍辱柔和是妙方。到處隨緣延歲月,終身安分度時光。

休將自己心田昧,莫把他人過失揚。謹慎應酬無懊惱,耐煩作事好商量。

從來硬弩弦先斷,每見剛刀口易傷。惹禍只因閒口舌,招惹多為狠心腸。

是非不必爭人我,彼此何須論短長,世界由來多缺陷,幻軀焉得免無常?

喫些虧處原無礙,退讓三分也無妨。春日纔看楊柳綠,秋風又見菊花黃。

榮華終是三更夢,富貴還同九月霜。老病死生誰替得?酸甜苦辣自承當。

人從巧計誇伶俐,天自從容定主張。諂曲貪瞋墮地獄,公平正直即天堂。

麝因香重身先死,蠶為絲多命早亡。一劑養神平胃散,兩盅和氣二陳湯。

生前枉費心千萬,死後空持手一雙。悲歡離合朝朝鬧,富貴窮通日日忙。

休得爭強來鬥勝,百年渾是戲文場。頃刻一聲鑼鼓歇,不知何處是家鄉!

讚淨土超勝1

眾生一念心性,與佛無二。雖在迷不覺,起惑造業,備作眾罪,其本具佛性,原無損失。

譬如摩尼寶珠,墮於圊廁,直與糞穢,了無有異。愚人不知是寶,便與糞穢一目視之。

智者知是無價妙寶,不以污穢為嫌,必於廁中取出,用種種法,洗滌令潔,然後懸之高幢,即得放大光明,隨人所求,普雨眾寶。愚人由是,始知寶貴。

大覺世尊,視諸眾生,亦復如是。縱昏迷倒惑,備作五逆十惡,永墮三途惡道之人,佛無一念棄捨之心;必伺其機緣,冥顯加被,與之說法,俾了幻妄之惑業,悟真常之佛性,以至於圓證無上菩提而後已。

于罪大惡極之人尚如是,其罪業小者,其戒善具修、禪定力深者,亦無一不如是也。

以凡在三界之中,雖有執身攝心、伏諸煩惑之人,而情種尚在,福報一盡,降生下界,遇境逢緣,猶復起惑造業;由業感苦,輪迴六道,了無已時。

故法華經云:三界無安,猶如火宅;眾苦充滿,甚可怖畏!若非業盡情空,斷惑證真,則無出此三界之望。

此則唯有淨土法門,但具真信切願,持佛名號,即可仗佛慈力,往生西方。

既得往生,則入佛境界,同佛受用;凡情聖見,二皆不生。乃千穩萬當,萬不漏一之特別法門也。

時當末法,捨此無術矣! (正)傅大士傳錄序

印光大師文鈔菁華錄序

中興佛社傳承淨土念佛法門,落實解行相應,除念佛共修及舉辦佛七外,另有長年講經活動,其內容皆本於李炳南老居士(雪廬老人) 及歷代淨土祖師所說。修行者須先建立正知見,方向及方法對了以後,修行才會有所成就。淨土宗第十三代祖師印光大師所留遺稿中,整理出最精要的文章為文鈔菁華錄,可供在家閱讀奉行。

印光大師文鈔菁華錄序

大集經云:末法億億人修行,罕一得道;唯依念佛,得度生死。是念佛一法,乃上聖下凡共修之道,若智若愚通行之法;以其專仗佛力,故其利益殊勝,超越常途教道也。惟淨土法門,最不易使人起信。如無生而生,無念而念諸語,非深解心作心是之旨,安能無惑?故我世尊於本無言說中,而熾然常說者,無他,蓋欲一切眾生自明其本具覺性,進趨佛果也。知自性即彌陀,方可與論唯心淨土;隨其心淨,則佛土淨。果能諦信、切願、力行,則感應道交,已握往生之券。顧世之狂慧者,動輒以淺易而輕之,欲別求其所謂玄妙者,而期有所悟證;詎知淨土一門,實為默契佛心, 繼續閱讀 “印光大師文鈔菁華錄序”